2014年05月21日

韩国“复苏经验”:长痛不如短痛(组图

  若问韩国人的复苏经验,不少人认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果断而痛苦的令韩国经济体系清理陈弊、获得。

  与仍然挣扎在金融危机后遗症中、复苏缓慢的其他国家相比,韩国经济表现不俗,不仅国内消费重振热情,其他领域也摆脱危机阴霾、恢复增长。

  “这次感觉不像一次真正的危机,”在东大门摆摊卖服装、现年70岁的金顺南一边招呼顾客一边说:“那时候很,但那种让我变得坚强。”

  金顺南说的“那时候”是指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在韩国,多数人把它称为“IMF危机”,IMF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当时,韩国货币急速贬值,贸易赤字高企,银行被大量不良贷款拖垮,经济濒于全线崩溃。为了获得IMF的援助资金,韩国不得不痛苦接受IMF提出的一揽子严苛条件,大幅调整经济结构。韩国不少大银行和大企业因此纷纷倒闭,大批工人失业。韩国老百姓甚至掀起捐献金饰的风潮,用以填补的国库。在经历过1997年危机的韩国国中,那是堪比美国20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的记忆。

  经历痛苦调整之后,韩国经济快速反弹。与1998年相比,韩国当前国内生产总值(GDP)翻了一番,跻身世界富裕国家之列。尽管来势汹汹的金融危机在2008年年底波及韩国,韩国经济在数月之内即恢复增长,且每个季度都有增长。目前韩国位列世界第15大经济体。

  韩国如此迅速从深刻打击中恢复元气,引起目前仍增长停滞、寻找经济出的欧美国家关注。

  “韩国与美国之间差异不小,但他们(韩国)确实在金融方面找对了方法,”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经济历史学教授巴里·艾肯格林告诉《纽约时报》,“韩国在IMF带领下实施了激进的。”

  一些经济学家提醒,美国要实现迅速复苏,不能急于套用韩国经验,因为两者国情不同、经济地位亦不可相提并论。韩国在1997年之所以金融危机袭击,缘于银行向企业客户发放贷款过于随意,而美国危机则因为个人过度借贷。从大背景而言,韩国仍是一个以制造业主导的发展中国家,而美国经济已进入后工业化时代。

  另外,由于美元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拥有更多其他选择;而处于1997年金融危机之中的韩国并无此优势。正因如此,当年金融危机首先引发韩元迅速贬值。除了接受IMF援助,束手无策的韩国别无他法。

  然而,经济学家们承认,韩国的“硬着陆”策略对美国仍有一定的借鉴作用,尤其是当前党人已经取代党控制了多数席位,而他们的口号是“恢复财政”。

  韩国复苏经验之一是:避免过度依赖经济刺激计划,实施痛苦的结构调整,使经济重回根本、从而恢复增长。另外,必须迅速果断变革,从而重塑信心。

  “美国迟早都要做出选择,”1997年金融危机中担任韩国财政经济部官员、现任韩国高丽大学教授的郑德龟说,“尽早做出选择是重塑信心的最好办法。”

  根据IMF当时要求,韩国1997年不得不忍痛割除多余的生产力。结果造成韩国14家大型工业集团的倒闭,其中包括曾经灼人的大宇财团。而那些“幸存”企业,比如三星电子,在危机过后获得,债务负担减轻,收支趋于平衡,为日后进一步发展壮大奠定基础。

  在艾肯格林和其他一些专家看来,在此番痛苦调整中转变最显著的是韩国银行业。当时32家最大银行中,韩国关闭或重组了其中12家,花了大约600亿美元用于清理不良贷款、填充存活银行的现金储备。还成立了名为“韩国资产管理公司”的公共基金,收购了各家银行账上大约三分之二的不良贷款。韩国银行因此得以解开,重新进入良性放贷循环。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与之相比,美国应对次贷危机动作迟缓,众多银行苦苦挣扎而不介入整顿,未能及时清理与房屋抵押贷款相关的各类有毒资产。

  标准普尔公司东京分公司的银行业分析师根本直子把韩国处理危机的反应与日本作比较。她指出,20世纪90年代初金融危机后,日本经济转入长时间停滞,原因之一是日本官员当初未能果断割舍那些背负大量银行贷款、已失去正常运转能力的“僵尸”企业。根本直子说:“韩国在迅速采取行动、一劳永逸地清理银行系统这方面做得更好。”

  根本直子与其他分析师有一个共同观点:美国不应仿效日本、依赖不痛不痒的即时措施来应付危机。

  韩国央行在1997年危机中提高利率,以拉高韩元汇率、重振投资者信心。高息政策不得,因为它间接导致占劳动力7%的140万韩国人失业。

  然而,韩国能够熬过并恢复元气,正说明危机时刻需有共渡时艰的意识、全国上下愿意为同一目标个人利益。当年的韩国人做到了这一点,国民学会一边节俭度日、少消费、多储蓄,一边发奋图强,力求让自己变得更有竞争力,帮助国家克服危机。

  在东大门摆摊的金顺南回忆当年时光说:“那时候没人买东西,所以我睡得更少,干活更努力,然后拼命攒钱。”

  经济学家们说,美国如今也需要一种类似的国民共识:在减少借贷同时,加大对教育和其他领域投入,从而提高生产力、实现可持续增长。

  “帮助韩国挺过1997年危机的正是我们对教育的投入和我们的勤奋,”1997年任韩国财政经济部次官的姜万洙说,“美国需要回到根本上去考虑问题。”沈敏